Insert title here
    

我的回忆

 

我的回忆

张国荣

(机械工程学院院机关退休教师)

    19558月,我从天津女子二中被保送到河北工业学校上学。当时学的是金属切削加工专业,四年学制。上课的教室就在北洋学堂教学楼,也叫南大楼,我在那里学习了三年。那时南大楼对面的北大楼是企电专业上课的地方。

    1958年,国内政治局势正处于大跃进时期,国家大兴人民公社化,大炼钢铁,土上马,全民炼钢,钢铁年产量要求达到一千万吨的指标。后来,由于教育事业大发展,学校改名为天津机电学院,设置有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和电子电器工程专业。到1960年,学校又增设了力学系,在机械系里还有铸造、热处理、企业管理和精密仪器课程。除大学本科生外,还招收了十个班的中专生。此时,我已留校成为中专班的一名教员。

19588月,我被分配到制图教研室工作,当时机电学院机械系的系主任是赵连瑞老师。我们一批刚参加工作的教员在教研室主任李祖隆和袁福敏老师的带领下边进修边讲课,同时还接受外单位的绘图设计工作。

    我参加工作后,先后担任了机械制图、理论力学、材料力学、机械件四门课的中专班任课老师。1961年中专班毕业后,我又担任大学本科机械件课的辅导老师。此后,调入机械系办公室负责行政工作。

    1962年,为贯彻党“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天津机电学院、天津建筑工程学院、天津化工学院与河北工学院合并为天津工学院,我被分配到机械系资料室工作。资料室先后从原来各学院搜集到关于机械制造、精密仪器和化工机械方面的很多资料。特别是从天津化工学院拉来的一汽车化工机械方面的图纸、标准和设计资料。当时把资料从分散的书堆里分类、整理、上架的一系列工作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此后,我们各系资料员在1963年由学校情报室组织,先后去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情报所参观学习。通过参考各单位的情况,我们建立了我院资料室的借阅规章制度,这使得资料室的工作很快适应了教学和科研工作的需要。

19657月,除资料室的工作外,我但任精仪、化机65级的辅导员,还兼任了精仪651班、化机651班和化机652班的年级政治辅导员,主抓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当时学校里除教学工作外,还贯彻党委关于加强学生政治思想工作的精神,主要是按中央指示“四个第一”中的“政治思想工作第一”展开工作。各个系里都配有年级政治辅导员,主要负责学生的思想工作。我们系当时的辅导员有:郭宝璋、付秀荣、郭文奎、刘尚志、李明风、王洪敏和我。系党总支书记刘连升主抓这项工作,要求辅导员们每天汇报工作,暂停业务进修,深入到学生中去,必须做到与学生“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抓活思想,及时汇报并解决问题,让学生在大学时代“又红又”、健康活泼、德智体全面发展。也就是那个时代,我和精仪651班团支部书记潘玉兰、杨秀荣、闫辅国等同学一直保持联系。每年我从美国回来都要和他们聚会。1988年我去石家庄招生时参观了闫辅国担任厂长的石家庄国棉十厂的生产车间,并拍照留念。20074月,化机651班班长刘尊清邀请我去邢台市参加“天津工学院化机651班毕业37周年同学聚会”,师生离别37年后,人变老了,但每个人的心情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学校里的一切情景似乎还都历历在目。

1970年毕业的学生都经历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磨炼。他们在复课闹革命中又开始了学习。他们都参加了所谓“斗、批、改”、“到农村中去”。我和米春兰等学生在河北省永年县讲武公社,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晚上学习宣讲党的政策,在她们毕业前夕,必须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总之,我们学校历年来在教学、生产、科研等方面培养了不少优秀学生,他们是各个单位特别是河北省省属单位的领导,他们当中有市长,有厂长,有总工程师。

    1970年学校招收了工农兵大学生入学,学制三年。这个时期,我和柴仲铨、刁法正老师带领机723班同学去了杨柳青天津市汽车发动机厂生产车间实习,返校后又进行了绘图设计工作,其中就有王继忠等同学。    1978年,教育事业从工农兵学员入学学习到恢复高等院校招生制度时,大学开始招收高中毕业生,学校里的工作进入了正常轨道。我仍然在资料室工作,同时负责教工的计划生育工作。

    1988年我又做了机制881班、机制882班和轻机881班的辅导员工作。我和余永璋书记负责学生的思想工作。每天坚持出早操,平时深入到学生宿舍中去了解情况,及时处理问题。尤其是毕业前夕的思想教育,要求同学们努力学好专业本领,珍惜大学时代的生活,为步入社会打好思想和学业上的基础,为祖国建设事业贡献力量。

   1992年我退休后,学校学生处让我在院部第一宿舍管理学生宿舍的卫生工作。在这一年里,我仍然像以前上班一样早出晚归,后来有幸被学校评为“管理工作先进个人”,并颁发了奖状、奖章留念。

    我在学校里从学生到从事教育工作多年,深深体会到:人的一生,随着时代的发展,走的道路是曲折的,但这也正是艰苦奋斗的过程。保尔·柯察金的话时时提醒着我:当你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碌碌无为而悔恨。所以,我在家庭里辛勤哺育下一代,为国家培养了三个大学生。一个孩子在天津大学读完本科、硕士后,又去了美国,如今已是博士毕业。另一个孩子于1987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现已参加工作26年。第三个孩子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在美国完成了计算机专业硕士学业。如今我的两个孩子均在美国公司工作。我为三个孩子能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健康成长为有用人才而骄傲。

    以上是我的回忆录,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张国荣

                                         2013916

 

 

 

 

 

 

 

 

 

 

 

 

Insert title here